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海仙音

我是天边一散仙, 魂游尘世几十年。

 
 
 

日志

 
 

保罗·马他传  

2011-12-16 21:3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儿都有,树杆粗了什么样的虫子都有。美林被美银收购后公司一下子从三万人变成了三十万人,出现像保罗·马他这样的活宝也就不算什么稀奇的事了。

我不记得第一次见到保罗是什么时候,他的来和他的去都是一团谜。他刚出现在公司的时候我以为他是基础技术部的,因为他的工作是把公司里的个人电脑从美林的帐号转到美银的帐号去,这跟我们业务技术部没有任何关系。后来发现不对头,因为他居然在我后面占了个座位。虽然都是技术部,但是做的工作相差十万八千里。这家伙是不是基础技术部安插的卧底啊?到Exchange里面调查了一下,才明白这家伙的来历,原来他还真算是业务技术部的,他的老板是澳大利亚的技术支持小组的头。管帐号转移还要在业务技术部专门派一个人啊?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嘀咕,反正我暗地里很嘀咕的。

保罗长得高大茁壮,如果用素描的话,头部画一个上细下粗的梯形,身体画一个长方形,大致的轮廓就出来了。保罗说话声音非常大,中气十足,常常震的我耳朵疼,这一点和道格非常相像。我们小组每天早上开电话会议,道格的小组也开电话会议,要是碰到保罗再说话,那这个电话会议就没有办法开了,因为电话里的声音完全没法听清楚!不过后来就好多了,因为保罗不经常来公司了。保罗自从地震之后就很少出现在公司里了,一个星期来一两次,每次都是背着很大的包,估计所有的防灾物品全部放在里面了。我有时候想他是不是计时工,在别的公司也占着一个座位呢。可是Exchange里面他可是有头衔的人,明明是个全职啊,真不可思议。反正他老板远在天边管不着,高兴怎么干就怎么干呗。

对保罗的工作我不敢做任何评价。反正公司有钱愿意养这样一个有没有都无所谓的人呗。唯一的一次工作的交集是把我的电脑帐号转移到美银的时候。一般这个工作都是周末做的,星期五就收到了保罗的邮件,说临走必须推出登录,但是电源要开着,周末不能从家里远程登录。星期一我来到公司,用新的帐号登录后却连不上邮件,保罗还没有来公司,只好打电话问基础技术部,说我的电脑还没有转移呢。原来我的旧电脑五个月前坏掉了,现在用的是新电脑,要过两个星期才转移呢。

保罗和肖恩成了好朋友,肖恩是我们组新来不久的程序员。业务技术部的布局是每四个人一个用板围起来的小空间,保罗,肖恩,我和阿伦四个人共用一个空间。保罗和肖恩经常把头冲在一起窃窃私语,特意压低了的声音就像两只老鼠在啃纸片。原来两个大男人也能像女人一样嚼舌头啊,而且是两个高大的老外,真是难得一见的风景。阿伦好像很有意见,但是个人隐私即使是上司也没法管,只好听之任之了。

天气很热了,保罗在空调中也受不了,搬来了两个电扇,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对着扇。保罗的电扇是24小时开着的,离开座位或者下班不会记着关掉,我和阿伦下班的时候看见电扇开着就帮他关掉。好在保罗不经常来公司。这个夏天正好是日本电力紧张的时候,公司发邮件告诉大家要节约用电,走廊里的日光灯拆掉了一半。可能保罗也不经常检查邮件吧,反正他一到公司电扇就24小时地服务着。保罗向来喝2升一瓶的特大号茶,喝不完就扔在桌子上,下一次带一瓶新的来,又喝了一半扔在桌子上,桌子上总是放着好多瓶喝了一半的茶,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搞错喝几个星期前的那瓶。不过那么强壮的身体估计喝错了也没有关系吧!

9月初的时候肖恩不幸被裁员了,远藤小姐在收拾肖恩的东西,肖恩已经不能进入公司了。克里斯特猫哭耗子地走过来看着空出来的座位。他和阿伦显然是直接决定把肖恩裁掉的人。克里斯特忽然问阿伦:“保罗今天来了吗?”阿伦耸耸肩说已经好几天没有看见保罗了。克里斯特意味深长地说,可惜保罗不归我们管啊!

一个星期后的某一天,保罗来到了公司。趁阿伦和克里斯特开会的时候,他忽然跟我说:“能借我5分钟的时间吗?”

我:“当然!”
保罗:“你和肖恩做同样的工作吗?”
我:“差不多吧。”
保罗:“那为什么他被裁掉了?你知道他现在有多么沮丧吗?”
原来是想为肖恩讨回公道的,可惜找错人了。我说:“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被裁掉,你可以去阿伦或者克里斯特。”
保罗:“是不是你把所有的工作都做掉了,肖恩没有事做,所以被裁掉了?”
我:“我们小组有除了我和肖恩,在新加坡还有2个。我只做阿伦分给我的任务,肖恩也有阿伦分给的任务。”
保罗沉默了,忽然低声问:“是不是工作很难?”
我:“的确有难度,尤其对刚进来不久的人来说。”

保罗怏怏地回到座位上去了。我很想看他去找阿伦或者克里斯特为肖恩讨公道,可惜到现在也没有看到。

最后一次看见保罗估计是11月份。只能说是估计因为不知道保罗是怎么离开公司的。一时心血来潮去查Exchange,发现保罗的姓名后面赫然写着“已删除”。问阿伦说不知道,因为保罗不归日本管。回头看看保罗桌子上,依然凌乱地放着好多瓶喝了一半的茶,两个电扇无精打采地默默对视着。我的心里一声感慨:哎!保罗,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