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海仙音

我是天边一散仙, 魂游尘世几十年。

 
 
 

日志

 
 

从天堂到地狱  

2012-09-22 10:5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天堂到地狱有多远?可能只有两站路。

 

我虽然出生在上海,却是第一次来到虹桥机场第二航站楼。我以前对虹桥机场印象不好,觉得它狭小拥挤,交通不便。后来建了浦东机场,更加觉得虹桥机场已经沦落到了配角的地位。可是这次来到第二航站楼,却让我的看法立时改观。

 

我乘坐大巴士从浦东机场到虹桥机场然后转乘地铁。巴士在盘旋的高架道上行驶,远远地已经能够看到虹桥机场四个大字,更远的地方是铁路虹桥站,一字排开,建筑物相连,气势非凡。高架路的两边都是绿化带,密密麻麻看着非常舒服。从巴士上看下去,虹桥机场前方有一块长宽各近千米的林带,虽然树木还没有长得十分高大,但是绿草灌木基本遮盖了整个树林,偶尔裸露的泥土并不觉得触目。遥遥望去,天边是此起彼伏的高架路匝道,把虹桥机场和虹桥站层层包围。虹桥毗邻市区,在寸土如金的上海建造如此规模的交通枢纽,让我不由得感叹上海的大手笔。

 

走进第二航站楼,里面宽敞明亮,地板上非常干净。各种指示牌一目了然,有服务人员垂手站立。大厅里面还有个咖啡屋,角落里零散分布着一些卖店。东枢纽有个环形的电梯大堂,直径大概有百米左右,南北各有两个斜行扶梯,东西是四架直行电梯。二楼是飞机出发,一楼是各种公交的站点,每个线路有独立的候车室,电子显示牌上显示着下一趟车的时间。地下一楼是地铁二号线和十号线。后来我又去过西边火车站的西交通枢纽,停车库的自动扶梯旁有青青的竹子,顶层的公交站台两边都种着树。环绕的绿意让人在等车的时候也心旷神怡。

 

以前回国的时候都说上海的变化日新月异,已经快赶上发达国家了。可是这次觉得上海已经超过了很多发达国家。走在虹桥第二航站楼,真觉得是在天堂里面一样。

 

我乘地铁往西,虹桥第二航站楼上车,过虹桥火车站就是徐泾东终点站。我要在那里乘公交车回家。从徐泾东车站出来,我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一出地面,迎面横挡着五六架摩托,路的两边也都停着摩托。几个彪形大汉吆喝着:“要不要坐车?要不要坐车?”一股烤肉的味道传来,原来转角处有个烤肉串的摊子,摊主穿着少数民族的服装,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维吾尔族人。路边的栏杆上锁满了自行车,都用很粗很大的环形锁。几百米的栏杆变成了自行车的堤坝。大路当中的车道还未开通,用路障隔离着,但也有好多人跨过路障在车道上走。

 

从地铁站走到公交车站有五六百米左右,要经过一个十字路口。交通信号灯形同虚设,行人自顾自地往前走,在车流之间穿梭,从东北角的地铁站走到西南角的公交车站。汽车一路鸣着喇叭前行。有人在路边不停地问着:“私家车要不要?私家车要不要?”接人的送人的都到这里为止,上下客繁忙,因为汽车开不到地铁站边。这些接送的车大多不看信号灯。路边停着一辆警车,旁边站立着一个交警,但是什么也不管。

 

这段五六百米的路边总是有两个拉二胡的老人坐在地上,身前放着一个铁罐子。二胡传出的凄凉的声音似乎在诉说着什么。我每天下班回家的时候都把身上的硬币扔几个给他们,他们总是嘟囔一声,好像是说“谢了!”有一次扔了一把,那个就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了句:“上天会保佑你的!” 我看到他苍白的眼眸里面只有一点黑色,不知道是不是一个盲人。头发胡子乱乱地,不知道几年没有修剪了。我想他的背后是不是有一个悲惨的故事呢?

 

以后一个月左右,我天天经过这个车站去上班,下雨天地上就全是泥泞,走到家裤脚管上全是泥巴。距离虹桥第二航站楼只有两站路,两个地方却像天堂和地狱一样不同。我每天穿梭着从天堂到地狱之间的路,我的人生也象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徘徊,想拼命地挤进天堂,又时刻害怕着掉进地狱。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要是有人问我天堂到地狱有多远,我说可能只有两站路。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